當前位置:首頁>專欄>讀書

《狗頭金》第五十一章(二)

文章來源: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:2018-01-31作者:王春暉 寧偉然


(二)

  在中國版圖上,金窩子鎮沒個芝麻粒兒大,用放大鏡也難找到它的影子。現在太后對這上心了,而且上心的理由又是那樣的荒唐!

  黃金井被填平了。淘金人的飯碗砸了。金鑄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

  金窩子亂了,淘金人要造反。

  “金爺,就等你一句話了!只要你一聲令下,我們就心甘情愿地跟你走!”淘金人聚集在金鑄的門前,就等金鑄發話。

  金鑄是冷靜的,不到萬不得已,絕不能走這一步。

  就在他苦思冥想之際,他的手無意間碰到了狗頭金,他靈機一動。

  這個想法一旦產生,金鑄馬上就付諸實施。他捧著狗頭金,看了這遍看那遍,怎么看怎么心疼。狗頭金跟他一起來到這個世界,它見證了金鑄成長的整個過程。撫摸著狗頭金,千頭萬緒涌上心頭:他仿佛看到了父親馬寶山正捧著狗頭金眉開眼笑的情景,看到了他因為這塊狗頭金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的痛苦和絕望;他仿佛看到了金旺,看到了他一生揣著狗頭金裝窮的苦相,想起了他整天抱著那又臟又臭又破的老褲腰,皺著眉頭裝肚子疼的模樣;他又仿佛看到了烏力夫,看到了他絞盡腦汁,不惜一切代價要獲得這塊狗頭金的兇殘……他想起了師傅白山虎,想起了不幸的童年,多災的少年,曇花一現般的青年……他的手慢慢地抖了起來,心再也無法平靜。如今,為了金窩子所有的淘金人都有碗飯吃,他只能忍痛割愛了。

  臨行前,他把狗頭金用紅布左一層又一層地包完之后,小心地藏在褲腰邊上,然后,叫來了常寬和段蓓。

  兩個人被金鑄的想法愣住了。常寬不解地說:“金鑄呀金鑄,你捧著狗頭金到哪不是吃香的喝辣的?你犯得著嗎?再說,你缺金子嗎?你早就夠過了!為什么還不知足呢?”

  “淘金人離開了礦井,還算什么淘金人?!掙慣了大錢的人,誰還看得起那點兒小錢?這就叫曾經滄海難為水吧!”金鑄很堅定地說。

  “可是,老太后也不是誰想見都能見得到的。”常寬說。

  “找師兄呀!他現在是朝廷的紅人呢!”金鑄蠻有把握地說。

56.9K
手机版彩票软件计划 滕州市| 永昌县| 赤壁市| 图木舒克市| 东乌珠穆沁旗| 绵竹市| 台湾省| 那坡县| 延津县| 民乐县| 津市市| 岐山县| 蓝山县| 彝良县| 张北县| 池州市| 田阳县| 黄石市| 正蓝旗| 那曲县| 山东省| 安岳县| 临夏市| 固安县| 阜宁县| 中牟县| 扶沟县| 海原县| 曲沃县| 西平县| 孝昌县| 南溪县| 谢通门县| 平顶山市| 赤峰市| 安吉县| 屏东县| 于都县|